韩国虐待女奴的N号房:网络淫秽,远不止“变态”那么简单

先说说令人发指的韩国N号房事件:

在一个加密通讯软件上,有几个收费会员制的聊天室里不断地播放被奴役的女性被胁迫、性侵的“表演”。被胁迫的女孩,甚至是被黑掉社交账号之后被胁迫录下裸体、自慰的视频,然后被控制,无法脱身。

与这个事件相对,我收到了一个男孩的留言:

一直有个疑问想咨询,我是22岁男生,从来没谈过恋爱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一旦看到女性被折磨的内容我就感到兴奋,甚至收藏了很多重口片。我很想摆脱这种施虐癖,害怕伤害别人,可是我总是戒不掉,我甚至想通过吃雌激素和孕激素来抑制雄性激素减少欲望,用化学阉割或者结扎来阻止自己。我妈听说我想考上研就结扎,都气哭了。我应该怎么办啊!

这两个事件,一体两面,给我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和震撼。

对待网络淫秽物品,我们必须非常严肃地看待。

成人内容之间,彼此天差地别。

请大家辨明这样一件事:N号房事件之所以十恶不赦,最本质的原因不是因为它淫秽,而是因为它涉及令人震惊的性犯罪!

众所周知,在一些国家和地区,成人产业是合法的。成人产业和性犯罪最大的区别,在于成人产业的参与者很大程度都是自愿的,工作过程中的人身安全是受基本保障的;而性犯罪,就是对性自主权的剥削,甚至伴随非常残忍的人身伤害。

“虐待女奴”的N号房:网络淫秽,远不止“变态”那么简单

N号房事件囚禁、虐待女性的行为,根本不是BDSM的范畴,而是犯罪!犯罪!

同时,我之所以强烈反对制作、传播、销售淫秽制品,不是“色情有害论”,不仅因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六十条规定了制作、贩卖、传播淫秽物品罪,更因为制作淫秽物品背后的产业逻辑,令人不寒而栗:

要制作淫秽物品,必定存在“入镜者”。而自愿的入镜者不仅稀少,而且索要的报酬不菲。

马克思说:“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会铤而走险,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,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,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”。为了降低产出淫秽制品的成本,大家可以想见,非法的制作者可能动用何种残忍的手段!N号房事件,已经给出了一个残忍但真实的答案。

当我们站在法理的博弈层面、社会学和经济学层面、犯罪动机层面重新审视N号房事件,我们就会发现,十恶不赦的不是性,而是性犯罪!

如果我们放任非法淫秽制品的产生和传播,就是在放任性犯罪本身;而非法淫秽制品越猖獗的地方,越多普通女性可能沦为受害者和牺牲品!

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偷拍制品、强迫记录的制品,比成人制品合法化地区正规公司的作品恶劣一万倍、恶心一万倍的原因!

批判完N号房事件,我们再转向事件的另外一面。

看完那个男孩的留言,我是非常心疼的。从男孩的纠结、自我压抑中可以看出,这个男孩应该很善良,不愿意伤害他人。

他对“虐恋”题材产生天然的兴趣,绝非异类,相反,我们读者之间大部分人都有共鸣。 我想对这个男孩进行开导——你的思想无罪,千万不要去滥用药物,伤害自己的身体。

成人内容,不是罪恶之源;而观看成人内容,和性犯罪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,切勿被过重的罪恶感扭曲了心态,矫枉过正。

首先,成年人自己看成人内容,不是违法行为。因为这个行为完全是私人的自由,无公共危害,没有触犯任何人的合法权利。其次,我相信一个正常成年人有辨别能力和自制力,不会轻易被成人内容挑唆去模仿犯罪。(犯罪片、动作片天天上演花式杀人,怎么就不担心有人模仿去杀人了?)

其次,成人内容也不等于性犯罪内容,更不等于性犯罪。我举一个栗子,有BDSM题材的,域外合法出品的内容,虽然正片部分口味也比较重,但是片头片尾会放一个访谈,由参演女性正襟危坐,带着轻松的笑容讲讲自己的感受。千万别小瞧这段采访,这是对参演者意愿和安全的确认与尊重,也是BDSM向成人内容与性犯罪的最大区别。

所以我想对那个男孩说,食色性也,大可不必为自己仅仅停留在思想层面的想法而过于痛苦;但同时,必须警惕任何性犯罪相关的产物!严厉抵制性犯罪及性犯罪的产物!

因此希望大家一方面能够认真地甄别、正确看待成人作品,不要产生太过负面的精神负担;同时也严正呼吁,请大家自觉抵制一切偷拍、胁迫记录、性犯罪有关的淫秽制品!不看!不传!让犯罪分子不再有寻租的市场和空间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看买家秀(Kanmjx.com) » 韩国虐待女奴的N号房:网络淫秽,远不止“变态”那么简单

赞 (2)
广告位招租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